[海港] 王船夢,每一個南方/2015.10.10

在北上的列車裡,發了一個半小時的呆,甫抵台北,就跟人在澳洲的戀人說上話。回到家,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門窗,讓房間透透氣(儘管其實自己不在時室友仍會經過),洗了個澡,整理老媽打包的一整個行李箱的食糧,有麻油雞、滷味,都是阿嬤做的,還有恐龍蛋、梨子跟蘋果,還有一盒自己在東港買的雙糕潤。

整理告一段落後,就泡了淡茶加在市集買的肉桂蘋果醬,燃一根助眠的線香。

這次回家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工作,東港、駁二,見了兩個受訪者還有王船,也聽了後勁的故事,見久未見與未見過的學妹,沒什麼時間像以往一樣在高雄好好放空。緊繃地買到車票以後,又要回台北工作,繼續戰鬥。





會看到王船也純屬意外,本來只是想要去東港找陳龍綺買小卷,沒想到就碰上三年一度的東港迎王,當時還傻呼呼地想說,為什麼大家這個連假都訂了東港的民宿。

雖然沒有看到燒王船,但跟著王爺遶境一下午,從媽祖廟走到東隆宮,期間曬太陽、流汗也留飽了。葉家肉粿早早就賣完了,但見到許多有趣的風景就十分足夠,還有海。

在2010年,在台中開著小吃店的陳龍綺,因為一紙通知,而把店收起來,帶著家人,展開了逃亡之路,直到2014年,證據才還了他清白。在這之後,他重新把自己過去最熟悉的小卷拿回來做,就連使用的鍋碗、湯勺,都是那時開店時用的,跟著他一路逃亡,如今也重新在市場中登場。整個中午就泡在華僑市場裡,跟他聊天,吃著帶卵小卷。



 
陳龍綺與帶卵小卷(東港華僑市場育膳房嚐鮮小舖



在返抵高雄的客運上,見到燈火通明宛如大型裝置藝術的林園工業區,想到大林蒲,想到後勁,想到在南方時時相伴的產業發展,生起的情緒不是恨,而是想要搞清楚、想要記得曾經存在或始終存在在這片土地上的一切,第一次萌生想要在這裡、陌生的故鄉好好待著、看景色變化、人物變換的想法,而這又在與H聊完後勁之後,莫名地更加堅定。



《堅持-後勁反五輕的未竟之路》




當時的業配新聞(右下)


返回高雄的鄰座,女孩跟著媽媽跟弟弟一起來,看在一個欠缺耐心,從小獨生習慣的人的眼裡,覺得也真是不可思議,互動也堪稱有趣。那樣厚實的氛圍,總能夠從成長的家庭中窺知一二,待人溫和,對世界也擁有著無比的耐心。

仍有好多話想要向母親聊起,最後還是語塞了,在她眼裡我始終是個不多話的孩子,她也總不會知道我所述的友人是否真實存在,但我漸漸地想要對她坦白,關於我的孤寂,關於我的喜愛,活了四分之一個世紀,才稍微有那麼一點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存在,是什麼積累至今。

我們是如何不同於過往的自己。


偷渡在駁二市集買的 你好,幸福手工果醬



留言